煮豆燃萁

忆与君相好,长思绕南城。

[DRRR]语c记录-审核-黑沼青叶x龙之峰帝人

去年的黑历史。

龙之峰帝人-苏溪

黑沼青叶-顾谣

[龙之峰帝人]
[“今天的工作就到此为止了,大家辛苦”正在文件里忙碌的自己听到这段话连忙抬头。随着他人的声音略有气无力地应答]科长辛苦—[结尾略略拖长了一点点的尾音带着忙碌了一天累积的疲惫。一边简单的回应着同事的下班招呼,一边像往常一样保存做了一半的资料、写明天的工作备忘、整理有些杂乱的文件资料。这一切都表明自己的生活是多么的忙碌,但心里依旧感觉无比空虚。][这稀松的日常—][心里默默为目前的生 活小小抱怨一下便拿着收拾好的公文包走出了公司。毕竟自己已经尝试过那样非日常的生活,由于生活的 原因离开了池袋——远离了非日常便感觉现在的生活简直像是无味的白开水。叹了口气决心给自己每天“公寓——公司”的两点一线生活来一个小小的转变,出公司以后选择了一条从未走过的路,打算用一丝新鲜感来填补一下内心的虚无。]…俄罗斯寿司[喃喃地念出这个名字,像是重拾回忆一般走了进去, 不过无论是室内装潢还是一部分料理都告诉自己这不是池袋的那一家。不知是失望还是什么情绪涌上心头,但依旧选择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黑沼青叶]
不紧不慢地收拾好桌上的文件,垒成一叠锁进抽屉,将钥匙向上抛了两下又握回手心。三年前,大学毕业后自己就立刻在池袋找了一份好偷懒待遇也算过得去的工作,过着再正常不过的毕业生该有的生活——没错,就只像一个“普通人”。自己现在的状态要是让十年前那群家伙知道一定会被嘲笑死,不,且不说那么严重,但至少是「体无完肤」的下场吧?
这么一边想着,和事务所里还没回家的其他前辈们笑着道了再见离开。推开大厅玻璃门的刹那,车辆的声音、来往行人的交谈争相涌进大脑,但耳廓里卡着的耳机多少也隔绝了一部分噪声。距离那段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把这个地方弄得天翻地覆的日子。而现在什么黄巾贼蓝色平方独色帮甚至Dollars——虽然没完全从生活中淡化出去,不过……也差不了多少。曾经沉迷并深陷其中的「非日常」,虽然只不过是三年没有主动触碰,对自己来说却像是上辈子的事一般,久远到仿佛从未接触过。
一边走神一边在街上行走的下场就是撞到路人。在不小心撞到三个行人并在对方恼怒的眼神下道歉后站在原地苦恼地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找到保存为「帝人前辈」的名字,思考着要不要点下去。自从前辈因为家里的关系,几年前从池袋离开之后就再也没和自己联系,过了这么久也不知道有没有更换号码。啊啊如果接起来的话,对方知道是自己打来的会是什么反应?不过这些事在耳边传来一声有些犹豫的“你好,这里龙之峰帝人”后都变成了未知数.。
“唔真的是帝人前辈——好久不见,我是黑沼青叶呦,还有印象吗?”调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同时眼睛微眯露出一个习惯性的笑,虽然听筒对面的人看不见?不过这也没什么所谓了。”不过过了这么久,帝人前辈忘了我也是有可能的——如果打扰到了前辈的话,就只能说声抱歉啦。”

[龙之峰帝人]
[点好餐后就有些无聊的打量着店内装潢,即使内部不同也没有抑制住自己对过往那些事情的回忆。DOLLARS、黄巾、蓝色平方、无头骑士……那段让自己热血沸腾的非日常生活让人既留恋又可悲。“铃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自己的回忆,望着陌生的号码飘过会不会有老朋友找到自己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仅仅划过脑海就被自己自嘲般地抛在脑后。目前这个状况除了正臣还与保持着一定的联系还会有谁呢? 这么想着用着公式化的口吻按下了接听键]你好,这里是龙之峰帝人。[耳边传来熟悉的语调让自己愣了一下]青叶同学!啊不……还是叫青叶君吧…现在距离学生时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呢…[尽管仅仅是面对手机自己也依旧因为刚刚语过于激动而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脸颊。]我怎么会对青叶君没有印象呢?青叶君是我很看好的后辈…距离那么长时间再次接到你的电话真的感觉很高兴…[自己或多或少还是因为有些突然感觉声音有些干涩]那么青叶君这次的电话有什么事情吗?还是仅仅来叙叙旧?[]

[黑沼青叶]
”问有没有事……其实也没什么啦。只是想知道帝人前辈在那里生活得如何,是不是还和在这边的时候一样,暗中领导着什么厉害的组织呢?哈啊别当真,只是说笑的。今天清理手机通讯簿的时候翻到了帝人前辈的号码,想着‘已经这么久了,帝人前辈有没有换号呢?’的事就干脆来了电话。正好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才对,应该也不会耽误前辈工作——啊啊不对,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孩子气了!前辈一定很困扰吧?要是不巧耽误了到前辈约会或者加班的话就太抱歉了请前辈原谅!”
故意用苦痛的语气这么半真半假地说着话,从树荫下重新走回人行道。耳机和听筒不同,密闭起来的空间总是会给人「谈话对象就在旁边」的错觉。从耳机里传来的声音,除了有些杂音,以及和几年前的青涩相比来成熟低沉不少外没什么变化,就像帝人前辈一直在自己身边一样。
“对了帝人前辈,这次打电话来是还有一件事啦——”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留给前辈想象的空间,等到对方呼吸变得迟缓粗重时才换了个轻快的语调继续。”我要搬家了。新工作就在前辈在的那个城市噢,很巧吧?嘛啊,我也这么认为。就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样,简直巧合到让人惊讶呢。不过说起来,我对那里并不熟悉,现在只是从网上和当地的朋友告诉我些消息。前辈下个月二十七号有空吗?带我在城里逛逛吧。”眨眨眼想象自己现在的表情在不知情的人看来一定很无辜,可惜电话那头的帝人前辈根本没有看见的可能。



[龙之峰帝人]
青叶君不用感到抱歉啦,虽然有些突然,不过并没有打扰到我什么.我今天没有什么约会加班之类的……至于独色帮之类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啦…… [青叶君无论语调还是语气都和以前没什么变化啊……反观自己现在却有些因为这几年的空虚而变得有些无精打采的疲惫吧……这还真是一种复杂的怀念的感觉。在这个新城市没有自己组织新的类似DOLLARS那样存在的团体,一是因为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能不能再次组织起来一个,另一方面是DOLLARS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太重,不想重新组建一个团体来代替它][停顿一下将讲话顺序交给对方,当听到青叶君口中的“还有一件事啦”不由的有些紧张——或者更确切的是期待吧?这几年和青叶君几乎可以说的上是完全没有联系,那么这次的一件事情会是什么呢?会是和帮派和DOLLARS有关的事情吗?会是和临原兄妹有关的事情吗?这段空白的沉默被自己的想象涂上了些许耐人寻味的色彩,有种精神的空虚饥饿会被拯救的期待感。不过对方接下来的话让自己微微的有些失望。在确定好下个月二十六号是周末后尽量用着平静的口吻回复]啊……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真的是很巧呢 ,青叶君能够来这个城市我很高兴,作为前辈带着青叶君到处转转也算是微微表达一下我的欢迎吧……二十六号是周末我在时间上没有问题啦。那个…稍后还麻烦青叶君把你新干线车次时间通过短讯发给我了……那么到时候见。[挂掉电话后心下涌上了一股难以言明的复杂感情……在电话里自己并没有询问对方现在情况的原因,主要还是想要消化一下这个对于自己来说算是突然的消息。嘛,反正几天之后见面如果还想要问的话,那时再问也不迟啦。]

[黑沼青叶]
”好的!那我稍后就把详细信息用邮件发给前辈。那么,期待与前辈会面。再见。”
微笑着掐断了电话,慢慢将耳机取下后放进公文包。稍微撒个小谎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何况以后和帝人前辈恐怕也不会见面了。这么想着,嘴角的笑意逐渐加深。毫不迟疑地关机取出电话卡顺手扔进街道边的垃圾桶,心里默念着「抱歉前辈我又食言了」的同时却立刻转身离开。「新工作搬家恰好是一个城市」,这种一听就知道是谎言的话前辈居然真的相信了,多少让自己感到不可思议。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容易相信别人了呢,帝人前辈?
有些嘲讽的弯了弯嘴角,抬起右手细细看着还留着浅色痕迹的伤处舒了口气。真是意外比以前更好骗呦。这样可不行呢,前辈以后工作和生活都会很困扰吧?嘛,不过这些都和「黑沼青叶」没有关系啦。丢了那张卡以前存在里面的一些号码也跟着没有了,想要一个个又存进去的话恐怕又得花很大力气。
”又自己给自己惹出麻烦事了啊。真是……不想干了…——”小幅度甩了甩脑袋露出无奈的表情,但也没了其他什么抱怨话。毕竟一开始想要打电话的想要扔卡的都是自己……。“想想就觉得好亏啊,除了要重新买卡之外还要把原来的号码重新添加一遍!现在可以后悔跑回去捡回来吗呜啊啊啊…?!”最后深呼吸一次,用左手揉了揉另一只手虎口的位置,垂着头眨眨眼微笑道。
”再见呦,前辈。”





*想要表达的事情。
当“非日常”变成“日常”之后,“日常”反而会变成“非日常”。帝人在过了很多年“非日常”的生活之后,产生了厌倦回到了之前的普通的生活。
之后,在这样教之前“日常的非日常”中心情又产生了动摇,这时候,青叶打来了电话。

*青叶扔掉卡的原因。
他只是想当「导火线」,达成这一目的对他来说就足够了。脱离“非日常”的反而是他,充其量是个旁观者。

本来只是审核的戏,不知不觉悄悄想了这么多事呢。

评论
热度(19)

© 煮豆燃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