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豆燃萁

忆与君相好,长思绕南城。

[架空DRRR相关][法医x刑警paro][冷CP青正(黑沼青叶x纪田正臣)]

黑历史二。

[纪田正臣—顾谣]
从文件堆里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针 已经慢慢逼近了十一的位置,正规的下班 时间早就过了四个小时有余.[] 啊啊可恶 ——刑侦课那边到底在干什么啊居然现在 才告诉我有报告!——可恶睡眠不够的话 哪儿来的精神泡妞![]有些恼怒地大声喊 着,虽然压抑也只能无可奈何 .如果不能 在明天之前赶完这份报告[上头]肯定是给 够了苦头的[] 不知道时间又过了多久,抬 头发现房门外走廊上似乎还有光亮, 从角 度位置看并不是自己这间办公室.于是抱着 好奇这个点儿还有谁在的心态放下手中的笔走出房间.[]

[黑沼青叶—崩坏]
啊啊..最近需要检查的尸体真是越来越多了,真是累啊,法医这工作什么的,都这个点了..什么时候才能 回家啊[故意皱着眉头说着抱怨的话,捏着小巧解剖刀的手不停地往身前的残骸划拉]也不给我配个助手 什么的,政府资金真的这么紧缺了吗?[嘟囔着用戴 着白手套的手背蹭了下脸]说起来为什么我会找这种 工作嘛,还认认真真的干了这么久...[虽然说着这样 不负责任的话,眼神却锐利了起来,右手攥紧了小刀片,不紧不慢地往尸体上再补了一刀]说是喜爱什么的——诶呀怎么还有这么多血!正常人谁会喜欢 每天拿着刀子往尸体身上刮啦!要说我不正常也很 过分啊..啊,仔细看看这次送来的死者,是一个漂亮的小姐嘛[不合时宜的灿烂微笑似乎被撑到了极限, 眯着缝的眼镜终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稍稍睁大了些许,还是满怀笑意的注视着眼前已经僵硬的“人”, 开口发出戏谑的声音]谢谢听我抱怨了这么久,那么,是谁在门外?

[纪田正臣—顾谣]
独自在走廊上缓步前行着,空旷的办公大楼回荡着自己节奏的[哒哒]的脚步声 .[]走到关着门的房间门口,抬头看着不大的门牌标示着这儿是个就算是白天科里的人也绝对不想接近的存在.据说分到这儿的成员也都是些疯子...[]房间里没什么动静,一时间觉得大概真的是那群神经病走的时候忘了关灯.手搭上门把正准备推门进去,这是却从里面传出了个声音,在 幽黑阴森的大楼里回响更显得恐怖...[]不,等等, 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听起来年龄不大,估摸着也就是二十一二的大学生 .好像自己经常能听见...这也说明至少他不是什么鬼之类的东西——等等纪田正臣你是傻瓜吗一个刑警队长居然相信鬼怪之类的东西会被你组员笑死的![]听着里面的人问到自己身份,挂上平日里惯有的笑容推门走了进去却在看见对方是谁的时候迅速收住只是淡淡说着.[] 哟...黑沼青叶.这么晚不回家还在工作真是辛苦你了?

[黑沼青叶—崩坏]
听到声音终于不舍地把视线移开转过身轻靠解剖台 看着来人的表情变化愉悦地笑出声]好奇心旺盛又多 管闲事的刑警纪田正臣,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法掩饰 住内心对我强烈的厌恶呢]噗哈,咳咳..说是不辛苦 也绝对是骗人的,[边说着把解剖刀丢在一边,扯下 紧得勒人的手套]你不也是这个点了还在勤奋工作 嘛,也是..不做完也走不了[像是为了不让气氛显得 尴尬而把话题东扯西扯着,做着像是想把手上不存 在的血迹抹掉的拍手动作,把尸体盖上白布,推到 后拐角的冷冻房]保持着波澜不惊的微笑脱下沾了些 血滴的白大褂甩在房间里唯一一张孤零零的小折椅 上缓缓走进]那么为了庆祝工作终于结束,不一起去 喝一杯吗?

[纪田正臣—顾谣]
没错,眼前这家伙和自己也算得上是老相识了.虽然看着不过一副刚成人的小屁孩儿模样实际上只小自己一岁...今年也该有24了吧?[]想到这里忍不住磨了磨牙硬撑出笑脸压下心里的不快淡然说到[]你的工作结束了,我还早得很.不过我倒是知道有家酒吧离这儿近.你请客的话我倒是能考虑一起去?[]这小鬼从高中开始就是自己的后辈,或者说是[学弟],一入学开始就死皮赖脸地缠着帝人一直到后来大学也是包括后来因为帝人选了 法医这条路这家伙居然也跟着一起了而且还被分到这儿!不过还好没多久帝人就被调去了其他局子,他再不愿意也只能乖乖留在这里.[]不过好歹是拿国家薪水的人,累一点也很正常——你说是么?青叶君.哎呀哎呀大晚上不是对着酒吧里的漂亮姑娘而是被开膛破肚的尸体还真是辛苦哪...啧.[]说着自己忍不住先皱眉止住了话头,对着一堆堆文件和报告书的自己恐怕也没好到哪儿去吧?![]

[黑沼青叶—崩坏]
弯着眼角单手撑腰等着面前的人脑回路完 毕]大致也能想到这一副副快速变化的表情 下所想的内容——无非是感概时间真快和 一些不怎么友好的心理小活动吧]其实我工 作也没完成来着[说着回头看了冷冻房里露 出的某具人形]酒这东西想喝就喝嘛!死脑 筋是不行的啊纪田前辈!当然如果真的很 重要的话我帮你做些也是可以的啦,相对 的只要你请客就可以了,嘛,虽说我是最 喜欢两不相欠的AA…[歪了歪头扯出最灿烂 的微笑完美的把钱这问题绕了过去]不过因 为两不相欠对我们来说已经不可能了,所 以怎样都无所谓啦[似乎从对方不带好意的 眸子里读出了不要脸三字,笑得更开心 了]国家薪水也不好领啊,虽然做了这么久 可在法医界我还算是新人呐,薪水什么的 也自然..不比纪田前辈嘛,干这行可是又 吃苦又没多少钱…[诉苦一样地嘟囔着]我的 话漂亮姑娘手机里可是一大堆喔,如果前 辈需要介绍的话我当然也可以…因为我只 要有帝人前辈就好了[微笑得更加恶意]纪 田前辈的话只要和漂亮姑娘一起开开心心 整理文件报告书就好了吧?

[纪田正臣—顾谣]
...啧!也亏你说的出口,帝人认识你真是他人生一大不幸——[]皱了皱眉拖长了调子这么说着,天晓得我是多努力才能忍住不去揍这欠扁的家伙![]勉强压制着自己打人 的冲动上前几步,收住了自己都觉得恶心 的笑面无表情道[]要我请你一次也不是不行.工作还是我自己来得好,谁知道你会不会故意添什么乱子,这种事情你不是没干过.不过我俩的确是[两不相欠],而且我永远不会欠着你.我愿意的话漂亮姑娘是不少...还有别说[只要有帝人就好]的话,我听着可不是一点点的恶心哪.[]这么说着眯了眯眼转身走向门口的同时握紧了右拳.[] 帝人只要一遇到你就会有麻烦,所以如果你真的对他是那种感情的话就劳烦离他远一点吧?[]用眼角瞥见那人不知是没反应 过来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静,于是停下脚步转头瞪了一眼[]我说你这家伙油嘴滑舌倒是不错.我也只是个刑警队长而已你以为薪水很多吗哈阿?——不是要去酒吧吗愣在那里算什么啊!

[黑沼青叶—崩坏]
不幸什么的谁知道呢,相对的我也给帝人前辈带来了不少便利嘛,像是他向往的非日常…这么说来,帝人前辈他遇见你对他来说到底是不是你所想的那么幸运呢…哈哈哈,噗、咳抱歉[毫无歉意地伸手抹去笑得激烈而溢出的少许泪花]说到底我们也 都彼此彼此吧,那种复杂的感情…[不动声色的止住了声,随即话锋一转]薪金这东西 起码是队长前辈你怎么说都会比我多啦, 啊啊,走吧

[纪田正臣—顾谣]
...我不希望帝人他被卷入[非日常].当年他选法医这条路的时候我就千方百计地劝过了——虽然最后还是没什么作用.[]瞥了眼身后不紧不慢跟着的家伙悠悠说着一路出了大楼[]说起对他好不好...呵,谁知道呢.或许我也不该出现在他身边——到了. []推开面前低调毫无装饰的黑边玻璃门走了进去,即使很久没来了这里的装潢也没见变过.[]笑着冲吧台里的人抬手打了招呼自顾自找个角落坐下了[]哟晚上好门田先生!麻烦两瓶百威.

[黑沼青叶—崩坏]
这都是帝人前辈所希望的嘛,作为[部下] 的我只要默默支持就好了[漫不经心地双手插兜盯着带路人的后脑勺,因为对方也看不见索性收起了笑容默默跟着,没事干便暗自猜想对方的心理活动]这家伙,脑子里对我的形容词除了混蛋就只剩混蛋了吧[总觉得似乎得到了什么读心术一样的东西从眼前人脑子里读到了些什么,不忍再听到各种对自己不怎么友好的形容词于是低头开始数着方格地板砖的个数,当脑子里的数字达倒第684个时,前面的人就传来一 声到了]喔——意外的单调布局嘛,和想象的闪耀着霓虹灯和形形色色的漂亮姑娘完 全不一样的地方啊,其实正臣前辈你心里是超阴暗的吧?[在对方擅自给自己点酒之 时又扯出了常有的戏谑微笑,贴着人坐下之后礼貌性的也朝对方招呼的人点了点头] 晚上好![过了好久之后眼前已经摆满了空酒瓶]…其实我酒品不怎么好的呢正臣前辈 ——你相信吗?哈哈哈你看看你现在可是醉得一塌糊涂啊,脸真是超红哦!在说什 么啊我可听不清啦,喔,有什么要倾诉的 我可以听你说喔,诶,滚开?真是好过分啊!唔啊别吐啊……[]啊啊,都这么晚了, 前辈你不要这么不成样子的趴在桌上啊… 还活着吗?酒钱你还没有付!嘛算了,身 为好同事的我就把你带回去吧☆[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事灿笑着把人抗在肩上,从身上人口袋里摸出了钱递给了表情复杂的先 生]还真是轻啊正臣前辈,撒,走了~

评论(3)
热度(6)

© 煮豆燃萁 | Powered by LOFTER